文章选自《Chronos手表》2006年第3期

 
Chronos特约撰稿人Gisbert L. Brunner 25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钟表业,他有关历年钟表展重点产品的回顾描绘了机械腕表在我们这个时代取得的发展——从石英年代的低迷到21世纪初豪华表潮流的再次复兴,虽然许多产品如昙花一现,但也创造了无数常青不老的经典。
 
文:Gisbert L. Brunner 
 

1981

“万事开头难”,的确如此,但是:“每个开头都有其魔力所在”,正如Hermann Hesse所言。1981年4月,我决定去参观一下几乎无人问津的巴塞尔展中多功能腕表展馆,一天应该足够了,因为住宿紧张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慕尼黑。缴纳了门票费用进入展会,令我惊讶不已:紧挨着入口左侧的是IWC,与之相对应的是右侧的Eterna,接踵而至的是Rolex和Patek Philippe。一整天的参观直到晚上18点结束,我从一个展台走到另一个展台如同进行障碍赛跑,目标只有一个,收集产品目录。接着和慕尼黑的专业钟表商Martin Huber短暂交换了一下意见,在6点半左右踏上归途,直到23点我结束了自己“神圣的”巴塞尔之旅,它令我印象深刻,不过我也确定瑞士钟表工业的产品还没有达到最佳状态。
 
展会的特点就是石英钟表时代的觉醒,到处都是相似的石英腕表和钢制节状表带。偶尔有几家展商展示出优秀的传统机械机芯,表明它还没有被完全遗忘,例如Rolex的顶级产品。这个品牌由于没有预料到电子机芯的流行而陷入困境,但是老板André Heiniger还是全力一博,冒险投入机械机芯研发,后来事实证明,他的估计完全正确。
 
另一方面信誉卓著的品牌商发现,采用新造型并不一定能获得好处,把品牌发展和已经出品的手表联系起来考虑并得出结论,高标准的客户完全会拒绝雷同的石英机芯。就这个意义而言,IWC早在25年前就已经推出了如今依旧“流行”的产品,这家来自沙夫豪森的公司推出了使用Lépine机芯927的大型手表,小秒钟显示位于9点处,在3处是引人注目的月相。Girard-Perregaux则期待一款镂空雕刻手上链表。Patek Philippe明显缺少原始机芯,因此最重要的型号,厚厚的自动带有万年历显示的Ref.3450以及同样有万年历复杂功能的手上链计时机芯的表都不得不大量延迟供货。此外这家日内瓦公司推出了新款机芯335 SC,带有中心转子,中心秒钟显示和视窗日历,它的研发费用极其高昂,接近两百万瑞士法郎。而Breitling则与之截然相反,还是采用石英机芯:第三代Navitimer系列中推出了Jupiter。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1:仍旧是完全的石英时代:Breitling Navitimer-Jupiter
 

1982

期待另一种产品,不过整个气氛还是十分紧张。展厅内展示的产品和前一年几乎差不多;在机械手表方面同样没有太多新意。石英机芯还是主角,正方形表壳和斜切面边角,或者是柔和的桶型表壳,和金属节状表带整合在一起。Omega的新款钛合金表带镶嵌玫瑰金,IWC在Porsche Design的SL款中采用防磁钛、黑色表盘、中心秒钟和日历显示,Breitling的重点是电子Super Sport,其防水度达到20atm(200米)而且表壳外圈采用弧形划分。机械手表亮点则是带有万年历显示的Gérald Genta八角型三问表,展商也相当自豪地在最佳位置展示这款手表,人们还能看到它极其精致的镂空雕花部件,对于来自德国钟表期刊Alten Uhren(古老钟表)的采访,设计师只能报以疲惫的微笑。而Comor展台的Dr. Benz则和前者截然相反,他不仅友好的展示以汽车仪表盘为灵感设计的手上链双秒追针计时表,同时还给出了一个现场销售特价。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2:作者认为最特别的产品:Gérald Genta的八角型三问表,包括万年历显示
 

1983

如果没有任何限制,这届展会技术最出众,外观最精美的表当属Girard-Perregaux推出的三金桥陀飞轮怀表,这款怀表仿制了1880年的型号,限量供应20块,当时的售价是20,000马克,是极其高昂的。不过GP还准备了用以安慰的附加品,那就是由钟表技师亲自签名的小册子“Tourbillon sans trois ponts d'or”,来自Roland Carrera的作品。IWC则推出了引人注目的新钛合金潜水手表Ocean,在水深2,000米处还可以毫无问题地运转,F.A. Porsche公司为德国联邦海军制造这款产品,根据要求出于安全原因采用了自动机芯装置,当时它的轴承已经采用了精美的红宝石滚珠。Jaeger-LeCoultre开发了自己库存的600块月相机芯,最小的来自1930年代晚期,经过加工后安装在拱起的长方形表壳内,每块黄金小型手表均一一编号,售价9,800马克。Piaget同样以一款顶级产品震惊了钟表收藏家:那就是1978年由Jean Lassale研发的全球最薄自动手表,这款厚度为2.08毫米的表带有绕轴承飞转的转子,研制费用达到了150万瑞士法郎,导致发明者破产。Piaget推出这款手表(售价8,420德国马克)和一个1.2毫米厚度的手上链版本。日内瓦的家族企业Chopard同样推出了他们的旗舰机械产品,和Svend Andersen合作的Luna d,Oro,带有万年历和回跳指针日历的表,Chopard不愿透露其他信息,不过据称他们计划每年制造25块该型号表,售价24,900德国马克。Vacheron  Constantin的展位门可罗雀,来访的Brunner和Pfeiffer-Belli提到采用超薄LeCoultre自动机芯1120的新款万年历表时,Jacques Switalski并不乐意提供更多信息,这款手表售价34,700马克。Audemars Piguet的德国销售总经理Kurt Meis向客人们展示一款手表,它采用的机芯和1978年售价26,000马克的畅销型号一样。接着还有Jean-Claude Biver和他的新款Blancpain,一款机械月相显示表。机械机芯渐渐站稳了脚跟。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3年:钛合金潜水手表Ocean 500的广告,由IWC为Porsche Design生产
 

1984

机械表和石英相比更加强势。这届展会的技术轰动之作,毫无疑问是Ulysse Nardin的星像仪腕表Galileo Galilei,这是Ludwig Oechslin和同事们一起,与新老板Rolf Schnyder签订合约研发而成的。Blancpain为它的新款,半工业化制造的万年历表付出了高达七位数的研发成本。根据公司共同所有者Jean-Claude Biver所言,至少销售2,000块才能收回投资,获得赢利,每块售价大约22,000马克。其次受瞩目的是一款自动计时表,其中一款是Ebel的Beau,使用了Zenith的El Primero机芯,还有一款带有万年历的版本。尽管售价高达29,000马克,这款表在一年半之内销售一空。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4:技术轰动之作:Ulysse Nardin的Astrola-bium星像仪Galileo Galilei
 

1985

1985年巴塞尔展的结果显示,经济不景气、失业问题和某些社会群体的贫困加剧都已经悄然离开了钟表和首饰行业,在最后一届纯欧洲钟表和首饰展会上,一切都显得乐观向上,生机勃勃。来自远东的竞争对手不得不再次租用宾馆套房,用来展示多功能石英手表。无论如何观众都陷入了“月亮情结”中,因为所有手表都显示这颗地球的卫星,其中包括半月形月相圆盘或者同时印制的四个满月显示。Ebel的所有者Pierre-Alain Blum兴致勃勃地宣布他的公司和Cartier成立合资企业,仅仅在1985年他的工厂就为巴黎的奢侈品牌生产了250,000块手表。所有250名Ebel雇员都成为了Cartier员工。
 
一项迄今为止只有少数制造商掌握的复杂功能——万年历,突然之间迅猛传播开来,一共有14家公司在他们的展台内展示拥有这项复杂功能的表。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当属新款IWC Da Vinci,它是第一款完整显示四个年份数字以及采用表冠调节的万年历表,售价同样是令人震撼的19,800马克。
 
在怀旧浪潮中,Fortis-Watch的新款“Harwood”问市,在旧款Harwood表壳中运转着ETA机芯,钢制版本的最终售价预计为1,800马克,而限量发行100块的黄金版本,每块售价高达8,000马克。
 
Cartier展出的古老首饰和钟表让观众惊叹不已,其中包括一些令人垂涎三尺的神秘之作。在一块透明的立方体中展示的是,被压路机压扁的假冒仿制表,仿造和剽窃成为特别展出的主题。根据瑞士钟表工业协会(HF)资料,前一年在香港发现了118名制造赝品表的商人,一共没收了大约19,000块表和机芯以及约512,000个表部件,查收的复制品涉及到65个欧洲钟表品牌,其中大部分是瑞士品牌。Chopard举行了125周年庆典,让专业记者乘坐从日内瓦驶向巴塞尔的东方快车,乘客中还包括从世界各地邀请来的250位嘉宾。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5:Cartier——决不宽恕假冒伪劣产品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5:完全显示年份数字:IWC Da Vinci
 

1986

展会在4月17日开幕,第一次允许非EG(欧共体)和非EFTA(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制造商参展,包括来自香港、以色列、日本和美国的公司。和1985年相比展商数量从447家上升到492家,展览面积从16,366平方米增加到18,334平方米。Ebel将自己的展位搭建成希腊神庙,极具轰动效应,而且还推出了特别迎合Rolex顾客群的黄金表带系列。此外不容忽视的还有专门从事代客生产的公司,他们为声誉卓著的时装或者汽车等豪华品牌制造专利授权产品,这些新公司成为瑞士品牌系统的中高档售价手表制造的竞争对手。早就传言Audemars Piguet将制造自动陀飞轮腕表,现在它就躺在展台中,采用特别电镀机械和CNC(数控机床)制造的铂/铱合金摆动转子。Blancpain的三问表赢得了一片喝彩,对这项复杂功能感兴趣的客人花费69,900马克可以购买这款表,一共销售约150块。Patek Philippe售价44,950马克的Ref. 3970带有计时功能和万年历显示,取代了原来久经考验的旧款2944。Jaeger-LeCoultre在35周年之际限量发行350块Memovox黄金特别系列,采用机芯916,庆典纪念型号在底部分别从001/350到350/350一一编号。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6年轰动之作:AP的自动陀飞轮
 

1987

当时属于SMH集团的钟表品牌例如Omega,Longines,Tissot,Rado或者Swatch都陷入了坚决节约政策的漩涡,展会对他们而言就是禁地。另一方面公司Bergeon,Montres Luxor和Vacheron Constantin庆祝参加展会50周年,而Glycine & Altus的参展历史甚至达到了60年之久。国际独立制表人学会(AHCI)的特别展览引起极大的反响,好评如潮,Svend Andersen、Vincent Calabrese、Christophe Claret、George Daniels、Michael Laugerotte、Bernhard Lederer、Franck Muller、Giovanni Pozzi、Dominique Renaud、J. K. Snetivy,Gerhard Weigmann和Peter Wibmer展示大多带复杂功能的腕表、座钟和精密摆钟。总体而言这届展会上推出了许多新款手上链或自动腕表。Audemars Piguet和Dominique Loiseau共同研发了Grande Complication,三问通过拉动一根细小的,自然下垂的黄金链条来发出鸣音,因此这款自动表一直处于模型样品阶段。Breitling推出了带有四个表盘的手表,三个采用24小时划分,分别通过四个独立的石英机芯控制。美国公司Severin Montres(属于Gucci钟表)则在他们的57号展台展示了Jean Cocteau的图片,得到了Severin-Wunderman基金会的支持,包括一款Erte设计的怀表,来自Severin Wunderman博物馆收藏系列“Art 2 Watch”。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7:一块Breitling内的四个石英机芯:1987年的World UTC
 

1988

还是缺少SMH品牌的产品,因为Nicolas G. Hayek对于参加EUSM展会的效果持怀疑态度。引人注目之处包括:
1.极其精密的复杂功能手表,重点是日历和月相显示。
2.生产所谓Retro(回跳)型号的厂家进一步增加。
3.对计时表显示极大兴趣。
 
1987年巴塞尔展上的意见调查显示,客户特别重视设计,紧接着是质量和信誉,只有百分之二十的顾客认为内在技术工艺是最重要的。
 
经过了两年多的研发工作,Blancpain推出历史上第一块自动双秒追针计时表。当时还属于Investcorp的Breguet SA发布的陀飞轮表售价达76,900马克。
 
特别突出的是Breitling的Emerg-ency,可折叠在钛合金表壳内的防水微型发报器,采用石英机芯控制,拉出天线后,自动发送的紧急求救信号至少可以达到方圆五公里内的区域,发射时间至少可以延续三周。IWC的新款Portofino是反映时代特色的石英和机械混合手表。Eterna再次采用了1946年的原始机芯推出限量版系列,包括日历、白天和月份显示。Movado则将Andy Warhol的纽约摄影作品作为同样限量发行的Andy Warhol Times/5的背景。Rolex的Daytona也宣布了回归,不过没有使用自主制造的机芯,最终采用了恢复生产的El Primero改良版本。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Blancpain 1988:第一块自动上链的双秒追针计时表
 

1989

1989年4月9日在日内瓦拍卖的Patek Philippe 301手表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标志,机械腕表收藏第一次打破了不可思议的一百万马克的极限,这款手表最终登上了大雅之堂。这个纪录在展会上自然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引爆了购买狂潮,来自亚洲的购买狂潮席卷了瑞士高级品牌,所有展位上充斥着来自日本、新加坡和香港的顾客,因此传统顾客例如德国显得过时了。
 
525家展商,19,931平方米展览面积,显示了整个钟表行业的欣欣向荣,无穷尽的消费力来自亚洲地区的最新消费国家。同时还有一个争论重点,那就是应该从哪里购买必须的钟表机芯。传统制造商Valjoux和Lemania的产能已经达到极限。Audemars Piguet推出的新品是全球第一块双时区表Dual Time;Chronoswiss最新创造则是带有计时功能和微型时间显示盘的Kairos;Jaeger-LeCoultre的Le Grand Reveil包括自动闹响和万年历显示。Valjoux推出的计时表机芯7751带有额外的24小时指针、白天、日历和月相显示。George Daniels则带着他的同轴、免润滑的小型钟表擒纵装置来,向著名的制造商展示他的发明,不过反响不佳。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89:一款极其特别的钟表表盘——Chronoswiss的Kairos 计时表
 

1990

展商的叹息和抱怨都集中在供货期限上。“您询问了一切,惟独没有询问我们的供货期限”,Patek Philippe老板Philippe Stern在他的展位上一语中的。高价瑞士豪华手表趋势在创新中显现出来,订购这些创新产品的资金需求达到了百万马克。当月相显示表失宠时,计时表开始繁荣起来。IWC推出了1990年的带头产品Grande Complication;Jaeger-LeCoultre用Geographique证明了它在钟表技术方面的权威;Revue Thommen回忆起公司传统并推出了新款闹表Cricket。
 
Ulysse Nardin的Tellurium (地像仪)Johannes Kepler再次回溯到Ludwig Oechslin,它结合了Astrolabium(星像仪) Galileo Galilei以及Planetarium(行星仪) Kopernikus,以银河星空为背景显示了太阳、月亮和地球位置。Zenith推出了三款不同精密计时腕表,包括经典手上链机芯和COSC天文台认证型号,每个型号限量发行300块,用来庆祝其125周年诞辰。El Primero则有500块拥有精密计时天文台认证。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0:Ulysse Nardin的另一款天才之作:Tellurium Johannes Kepler
 

1991

1991年的早春是如此喧闹,Lufthansa汉莎航空的一架Fokker 50飞机飞往日内瓦,星期三Alain-Dominique Perrin前往那里,在1991年4月17日邀请记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第一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开始。Baume & Mercier、Cartier、Piaget、Grald Genta和Daniel Roth将在该展会上展示他们的新产品。至于离开巴塞尔的原因,Cartier董事长表示有必要为独一无二的奢侈产品制定更高的标准。他的成功显而易见,因为仅仅从周一到周三他的营业额就上升了15个百分点。在长期徘徊之后,Cartier再次回归机械手表,新款钢制Pasha潜水型号采用自动机芯,新款Tank则采用手上链机芯。
 
巴塞尔展由于海湾战争,阿拉伯国家的进口额锐减,一些豪华手表制造商甚至抱怨降低的销售额以百万计算。今年的新品则是一款Breguet的真太阳时表。展示重点是陀飞轮联盟,Audemars Piguet、Blancpain、Breguet、Gérald Genta、Girard-Perregaux和Daniel Roth都推出了售价超过五十万马克的陀飞轮手表。
 
Blancpain发布了六块铂金“大师手表”以及型号1735表,Breitling则展示万年历的Astromat Chrono QP。Jaeger-LeCoultre有理由值得庆祝,正值Reverso诞生60周年之际,这家制造商组织了特别参观活动“回到时间中心”。Segments的设计来自奥地利设计师Alfred Brodmann,由市场营销公司DOT(Design on Time S.A.,Wangen/苏黎世)以Ventura品牌来销售。在展会结束后,一切都清晰明了了,以后巴塞尔和日内瓦都是必到之地。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1:Audemars Piguet——手上链万年历表,当时售价41,500德国马克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1:Daniel Roth的手上链陀飞轮——当时售价117,500德国马克
 

1992

巴塞尔展举行了盛大的庆典:第20届EUSM展会,不过它的最早历史可以回溯到1917年。当Basel 92于1992年4月2日正式开幕时, 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是完全改建的荣誉大厅101。Audemars Piguet为展会20周年生日贡献一款1972年原始型号的复制品。Blancpain首次推出了功能强大的1735型,当一位意大利特许经营商看到它时,兴奋得无法自持。Breguet用新款Sympathique来满足鉴赏家的需求,Chronoswiss和Ulysse Nardin则拿出双秒追针计时表,而AIHH展台上则是Philippe Dufour最新研发的腕表,带有Grande Sonnerie(大报时)和三问功能。展会主题是Ebel SA公司的破产,不过其实指的是Pierre-Alain Blum自行车和滑雪产品工厂拍卖,传言Girard-Perregaux也将被出售。Cartier公司为前往日内瓦的旅行者提供全程巴士接送服务。前联邦德国总理Helmut Schmidt就最新欧洲挑战发布演讲。晚间外出前往Villeret,参观Compagnie de Technologies de Luxe(CTL)工厂,它在1992年为品牌Cartier,Baume & Mercier和Yves Saint-Laurent制造了200,000块手表。Ebel空手而归。Franck Muller则在日内瓦展会上推出一款极其复杂,机芯来自Louis-Elysée Piguet制造的独一无二手表,集Grande Sonnerie(大报时),三问和万年历功能于一身,着实叫人惊讶。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2:让珠宝商不能自持——Blancpain的超级多重复杂功能1735,1992年售价达到了惊人的990,000德国马克
 

1993

德国钟表工业协会将1993年的展会称为“带有明显衰弱趋势烙印的一届”,它的关键词就是“合并”。当Cartier集团完全告别巴塞尔之后,Nicolas G. Hayek的SMH也没有充分回归的迹象。虽然集团的领导品牌Omega占据了Cartier的位置,夺人眼球的展位上重点展示了公司的发展历史。另一个附属展览是La Chaux-de-Fonds国际钟表博物馆展览,七个展示柜中70块展品是从1987年到1993年之间的捐赠品。
 
机械手表重点趋势是自动上链和双秒追针计时表、日历表、陀飞轮、问表和其他复杂功能表以及带有回跳的型号都开始渐渐流行。新展商包括Gianni Bulgari的 Enigma、Chornologie、Chaumet、Jaquet-Droz和Tiffany。ETA“Mecaline 2000”为自动表带来了清新之风。
 
Eterna仿制了1943年的Pilsometer计时表,其中运转着最新款的机芯ETA 2892-4。人们从新的自动计时表和双秒追针计时表认识了Girard-Perregaux的最新所有者Luigi Macaluso。Maurice Lacroix也发布了双秒追针计时表,基本机芯是Valjoux 7750。Raymond Weil的Parsifal GMT显示了全球时间。Jaeger-LeCoultre的Reverso销量达到了销售额的百分之五十,而且呈上升趋势,在此值得期待的是限量发行500块的陀飞轮。公然宣称“我们的一切都是免费的,不过您必须花钱购买我们的表”Alain-Dominique Perrin邀请大家前往日内瓦,5,000平方米的巨型圆形展示空间让人们回忆起超大型手表,Baume & Mercier在这里庆祝它的顶级型号Riviera发布二十周年,同时推出了限量版Complication带有全日历和自动上链功能。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3:Maurice Lacroix的双秒追针计时表,限量发行999块(7,900德国马克)
 

1994

Longines回到了巴塞尔,它伴随着Lindbergh横渡大西洋。与此同时Omega庆祝成功登月25周年。Patek Philippe则展示了结构复杂的机芯89。展览中设计最亮点则是设计师Ottavio Di Blasi的Espace TAG Heuer。
 
豪华手表方面,制造商通过不断增加复杂和贵重型号来制造手表的时代结束了,可销售性取代了可制造性成为重点。在表壳材料方面,钢铁也加入了豪华手表行列。在全球旅行的人们可以从50多款双时区表中选择自己喜爱的型号。机械闹表再次回归。只有少数品牌没有长方形、正方形和桶形手表型号。为了展示自己的新品,包括一个潜水表系列,Paolo Bulgari邀请大家参观。Ebel宣布,Investcorp(Breguet,Gucci,Lemania)签订了预购合约,那里值得一看是Sportwave计时表,采用石英机芯和日历显示。成立于1848年,刚刚复兴的钟表品牌Haas & Cie.推出机械三问表。Seiko的Kinetic则突出了环境意识。Zenith的中心展品是600系列自动表。日内瓦的新展商是Dunhill。Baume & Mercier的Hampton独具创造性。Piaget则在日内瓦钟表博物馆中举办“Montres et Merveilles”展览,回顾了120年的公司历史。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4:Longines在1994年前后推出了Lindbergh时间角度手表
 
1995
首次和持续增长说再见。具有收藏价值的复杂功能明显收到追捧,Retro(回跳)成为重中之重。Cartier赋予1921年手上链表Cloche新活力,Alfred Dunhill主题则是八角形的机械表Centenary,Girard-Perregaux重点为Vintage 1945。
 
无论在日内瓦还是巴塞尔都没有特别引人注目的新品。Audemars Piguet仿制1907年的John Sheaffer推出了坐垫造型的三问表。IWC发布了Portugieser Rattrapante。Glashütte钟表公司的飞行员表Navigator使用了德国自主制造机芯10-30。Breguet的钢制飞返计时表Typ XX带着些1950年代风格。Ebel的Le Modulor的自动计时表,黄金首发版本限量499块。
 
Dubey & Schaldenbrand、Eberhard & Co. 、Schwarz-Etienne、Universal Genve、Patek Philippe和Paul Picot展台上均展示了双秒追针计时表。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5:Le Modulor的首发型号,采用Ebel机芯137(共499块,当时售价19,500德国马克)
 

1996

Investors Corporation旗下的Ebel在巴塞尔全新登场,熠熠生辉,巴黎室内设计师Thierry Conquet将Espace Ebel设计成当时的新闻中心。和它相比,苏黎世新品牌Xemex的展台要简单低调得多。日内瓦展会更加浓墨重彩,因为SIHH刚刚搬迁至位于飞机场附近的新地点。Svend Andersen在那里推出了Perpetuel Secular Calendar:一款在2100年、2200年和2300年都不需要调节的万年历表。
 
除了传统的复杂功能,现在运动型表、飞行员表和回跳显示表以及计时表是最新流行。年轻人最重视有趣的功能和耐磨损性,而且重视生态学,要求有利于环境的能源技术。谈到极其精美的手工加工艺术,简洁又再次成为优美。钢制腕表是真正的赢家。Enigma推出了结合意大利品味和瑞士精密钟表艺术的综合体,表壳外圈上链的Bezel Manual Winder。
 
在Jaeger-LeCoultre展台上展示了Reverso- Chronograph。Montres Perrelet为了庆祝自动上链诞生225年,推出了限量版双转子Dipteros I。慕尼黑大型钟表制造商Erwin Sattler推出的带有自由弹力摆轮的精密调节器成为关注的焦点。TAG Heuer展台上古老钟表以及复古经典手表Carrera的展出吸引了众多观众。Tissot采用新款ETA机芯Autoquartz 205.111的表值得期待。
如果要进入Ulysse Nardin展台,都必须穿过中间的莱茵河大桥,在高级宾馆Drei König(三个国王)对面停泊着一艘豪华的三桅船,桅杆上飘扬着旗帜。蓝色飘带上着成立于1846年的钟表品牌名字随风而动。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6年的轰动之作:Jaeger-LeCoultre的Reverso Chronograph Rétrograde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6:Svend Andersen——在2100年也不需要调节修正的万年历
 

1997

时代标志不是狂风暴雨,而是一片金色的阳光。Cartier推出Les Collections Privées de Cartier来庆祝自己150周年的生日,这是一个限量版收藏系列,包括一款高高拱起的驾驶员腕表。Piaget则满心期待自己的两款新机芯:手上链机芯430P和自动机芯500P。Baume & Mercier奉献了T型舞台上的不锈钢表Catwalk。书写工具专家Montblanc推出新款黄金或者双色黄金腕表,来充实自己的配饰收藏系列,它的表采用了石英、手上链和自动机芯,售价从1,000马克起。Patek Philippe在巴塞尔的供应显得紧张而且有所缩减,公司董事长Philippe Stern决定限制三问表或者陀飞轮的生产。Corum和钟表技师Christophe Claret合作首次采用蓝宝石主夹板和蓝宝石夹板桥来制造最新款复杂功能表。Blancpain推出了为水域、陆地和天空特制的表,防水至300米的三款系列运动表型号分别是Fifty Fathoms、GMT和Air Command。
 
来自苏黎士的Paul Gerber为计时表机芯Valjoux 7750配备了一个闹响时间长达30秒的机械装置,Fortis将此装置一直沿用至今。Girard-Perregaux推出新尺寸的AS闹表机芯5008,一体化整合了世界时显示。Eberhard & Co. 为手上链机芯ETA7701增加了一个巨大的发条盒保证了八天运行动力储备。Patek Phiippe的长方形、高弧度Pagoda是一款面向未来的手表。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7年全球新品:蓝宝石玻璃表坯的陀飞轮,Christophe Claret为Corum设计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7:Eberhard & Co.为Peseux 7001提供了八天动力储备时间
 

1998

1998年,没有人会抱怨钟表舞台上缺少动感,尤其是计时表式样繁多,应有尽有。
 
Montres Pierre Balmain的ChronoLady让ETA最小的石英计时表机芯(直径23.7mm)物尽其用。
 
Cartier在高雅计时表的怀旧风潮中推出了1920年代后期的Tortue计时表,它和Techniques Horlogères Appliquées(THA)SA公司合作,创造了厚度仅为3.8毫米的棘轮机芯,其所有的计时功能都可以通过表冠来控制。收购Eterna品牌并且脱离IWC公司,新款Porsche Design钟表系列指日可待,其顶尖之作将是采用Valjoux 7750机芯,防水120米的钛合金计时表。
 
这一年的其他新产品还包括Patek Philippe采用棘轮机芯27-70的大型手上链表Ref.2070以及采用自动机芯ETA 2894-2的正方形复古表Heuer Monaco,后者为了结构上的纯正,取消了原来的12小时计时显示,日期显示位于6点处,并使用了合成玻璃。
 
在此期间Hublot也感觉到了钢表的潮流,Navy Automatique带有硕大的阿拉伯Superlight夜光数字,男女款式皆有。Paul Picot的桶型Firshire 1937让人们回想起ETA制造的手上链特形机芯735的那个年代。热爱机械表的全球旅行家可以购买IWC的UTC和Jaeger-LeCoultre的Reverso Gerographique。
典雅的Credo系列来自时尚服装品牌Gianni Versace。Franck Muller的男士款式Master Banker显示了三个时区时间。World Watch Company的工程师Peter Grob推出了迄今为止独一无二的腕表,他的Obris Terrarum类似于Heure Universelle(世界时)型号,模拟显示所有24个时区时间,而且没有使用玻璃,显示机械装置采用中心分钟圆盘,在450根微小的红宝石轴上运转,通过唯一轴心磁铁和ETA自动机芯连接在一起。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8年的成功复制品:TAG Heuer Monaco
 

1999

1999年一些声誉卓著的品牌例如Audemars Piguet,Breguet和Girard-Perregaux撤销了自己在巴塞尔的展位,转而参加日内瓦展,这个后起之秀愈发重要。当然巴塞尔展会也没有必要把自己隐藏起来,在一年的时间内展览公司、苏黎士建筑师Theo Hotz和建筑公司共同合作,一座通体透明,符合时代要求的展厅拔地而起,它“极其成功,综合了工业建筑的理性和展会建筑的动感。”
 
这幢大楼为终止订单较少的情况也有所贡献。陀飞轮、问表和日历表再次流行。带有速度转换和分离的计时表,即飞返功能、双秒追针功能大行其道。钟表品牌Union为感谢它的创始人Johannes Dürrstein,推出限量Retro(回跳)型号来纪念他的功绩,手上链机芯40位于Glashütter四分之三主夹板上,使用螺丝固定的黄金轴承套筒和烤蓝的螺丝。
 
传统的瑞士马式擒纵机构受到了来自George Daniels的同轴擒纵机构的挑战,可以在目前的Omega中见到后者。新款Swatch Beat的主题是千禧年倒计时,在它的石英数字表面上不仅出现了传统时间,还有所谓的Biel标准时间(BMT),在这里@000就是午夜,而正午就是@500,您看得懂Swatch Beats吗?
 
早在1993年,来自纳沙泰尔的钟表奇才René Quinting就有了全透明手表的创意,现在他终于在一款石英计时表中将创意付诸实施。Girard-Perregaux为Scuderia Ferrari 车队70年大庆的贡献了一款跳秒计时表Seconde Foudr-oyante。
 
Datograph是来自A. Lange & Shöne的新款棘轮计时表,摆轮频率为18,000A/h,飞返功能和大日历显示。IWC的Deep One带有机械深度测量仪。Ebel推出了一个运动表系列E-Type。在日内瓦展会上,从1977年成为Vendôme集团所有的“潜水专家”Officine Panerai,期待一款Luminor,表壳内部是带有精密计时天文台认证的Zenith自动机芯。Breguet的Heritage也是创新产品,使用了Nouvelle Lémania的最小款自动计时表机芯,直径23.7毫米。Ulysse Nardin为它的Perpetual Calendar GMT±申请了多项专利:可以通过表冠调节万年历,同样通过表壳边缘的两个按钮也可以毫无问题地更换时区显示。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9:千禧年倒计时——Swatch Beat将每天分成1000 Beats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1999:一款重量级成功之作——A. Lange & Söhne的Datograph
 

2000

瑞士钟表工业在千禧年中如此回忆过去的一年:1999年是钟表历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年,总销售额创纪录地首次突破了90亿瑞士法郎。来自德国Glashütter的竞争对手同样取得空前的成功,这个趋势在2000年自然得到了延续。古老的Audemars Piguet为125周年生日推出了一款真正全球首发表Jules Audemars,有日出和日落显示、真实太阳时和平均太阳时差别显示以及万年历。
 
Chopard为它的L.U.C. Quattro 1.98安装了四个发条盒,可以提供216个小时或者九天的动力储备。Chronoswiss推出Chronoscope再次回到了最经典的计时表,棘轮装置和早年一样位于数字表盘下方。
 
Glashütte Original也登上了计时表舞台,PanoRetroGraph首次采用了机械回跳计时功能。IWC提供了一款较大的自动机芯,直径达到38.2毫米,机芯5000可以运行七天。
 
Patek Philippe的2880/220甚至能运转十天,采用它的手表Ref. 5100很快销售一空。
 
Junghans的Mega Integral无线电表的Faraday笼型装置外面采用了不锈钢外壳带有一体化整合的天线和金属处理的玻璃底面。Rolex早就期待已久的秘密是数字4130,这款计时表机芯采用棘轮,垂直啮合联节轴和自动转子,以替代机芯4030(El Primero)在Daytona表中投入始用。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2000:秘密揭晓——2000年Rolex推出了采用自制机芯的新款Daytona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2000:大表大机芯——IWC Portuguese和其机芯5000
 

2001

最新最出众的是熠熠发光的钢铁,钟表工业在过去的一年中取得空前的成功,钢铁是表壳原料的流行趋势,机械手表的持续繁荣兴旺也给自身带来问题,因为机芯巨人ETA的原始机芯几乎要停止供应了。能够自主制造产品的企业就比较从容了,而那些寄希望于Progress Watch的竞争对手则会失望了。后者处于无交付能力的边缘,并且只能全神贯注于陀飞轮。包括指针和计时表按钮也遇到了供应瓶颈,IWC老板Michael P. Sarp也在谈论要为令人喜爱的手表加上至少六个月的等待期限。就在展会开幕的同时欧洲股市由于指数崩盘大跌,这是亚洲经济泡沫造成的危机。不过不必神经过敏,展会开始第一个小时内顾客蜂拥而至。可以明显感觉到女性客户兴趣提高,大量新品,特别重视造型和色彩以及普遍使用的宝石使女士手表成为了这届展会的明星。
 
当时有四成左右的瑞士手表采用钢制表壳。2001年价格合理的Progress陀飞轮借这项复杂功能的诞生200周年之际获得了最佳展厅位置。Progress可以多吸引千余份订单。IWC、Jaeger-LeCoultre以及A. Lange & Söhne在巴塞尔举行告别展览,它们均被Richemont集团收购,以后日内瓦是他们新的故乡。CEO Günter Blümlein对巴塞尔依依不舍。
 
Chronoswiss展现了它的第一块陀飞轮表Régulateur  Tourbillon,改良的Progress机芯6361.101安装了著名的调节器(标准时)显示和偏心时针。2001年值得一提的新产品包括:Girard-Perregaux Vintage快拨大日历;自主制造的Parmigiani机芯331,有两个并联的发条盒,提供55个小时动力储备;Ulysse Nardin的Freak表采用了新款擒纵装置;直径为20毫米的Vacheron Constantin自主制造手上链机芯1400。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2001:极其轰动,狂热追捧——Chronoswiss采用价格合理的Progress-Tourbillon
 

2002

经济景气高峰过去了,经济衰退传言到来了:尽管2001年9月11日发生了不幸悲剧,但是2000年梦幻般的结果再次达到顶峰。销售额增长首先来自于豪华品牌的手表销量增加,铂金表到达了令人难以置信的64个百分点。越来越多的品牌,一直以来都购买机芯安装在自己的表壳中,现在则更多地使用自主制造机芯,该趋势在2001年就已经部分显现了。传统钟表制造商也拓展了他们的机芯系列。
 
Cartier Tank à vis有两对指针,采用长方形造型和手上链机芯,尺寸为23.3 x 26 毫米,由Piaget为它的姐妹公司独家制造。Eterna的Eterna-Matic 3000恢复采用了新款铂金表壳,采用传统的中心转子机芯1504。Omega计时表星空中最闪亮的新星就是独一无二的棘轮自动机芯3303,直径27毫米,其位于Vallée de Joux的姊妹公司Frédéric Piguet负责其研发工作。
 
Nomos采用闻名遐尔的精加工来进一步提升其基本机芯ETA 7001的价值,加上自己设计制造的视窗日历,直径增加到32.15毫米。De Grisogono的Instrumento Doppio作为一款高标准严要求的复杂翻转表闪亮登场,在其正面除了时间显示还有30分钟和12小时计时显示以及大日历;反面则是带有转子的ETA机芯以及第二时区的一对指针。IWC的Jumbolino保护它的自主自动机芯5011达到32,000A/m的防磁能力。来自Patek Philippe的Sky Moon显示了北半球星空和云层稀疏的苍穹,内部机芯由超薄自动机芯240和天文模块组成。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2002:日内瓦的天空——Patek Philippe Sky Moon,机芯240和天文模块
 

2003

在远东地区肆虐着非典型性肺炎Sars对展会也造成冲击。在某些情况下限制旅行和禁止接触造成了激烈的讨论。展会公司尝试将苏黎士作为巴塞尔的后备展览地,遭到了一致反对。在豪华表中白色当道,钢铁、白金或者铂金都是最佳选择。特别古老传统的设计、指示标志众多的数字表盘或者极其简单的附加功能都很受欢迎,即使它们几乎都用不到,包括机械闹响也是如此。
 
Swatch Group姊妹公司Blancpain和Breguet的新产品体现真正的附加值,它们带有GMT功能和自动上链的闹表共享同一机芯着实引人注,为了不错过闹铃功能,有标志专门显示当前的闹铃动力和闹响开关状态。Breguet供应高雅型号,而Blancpain则出产运动款。
 
Chopard自主制造Tourbillon有四个发条盒保证其持续运转216个小时,其他特色包括专利摆轮、自动补偿的Breguet螺旋游丝、日内瓦徽纹和动力储备显示。
 
作为月相显示表,IWC显示了这个地球卫星在南半球和北半球天空的运动轨迹,直到577年之后才需要调节一次。Maurice Lacroix的Double Rétrograde来了一个双重后空翻,它有回跳的日历显示以及24小时显示。Ventura的v-tec极易操作,功能强大,石英机芯控制的手表带有多功能电子数据显示,有一个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滚轴,通过它可以控制所有的功能,日历、闹钟、双时区、计时和倒计数。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2003:功能强大的石英表——v-tec alpha来自Ventura采用,EasySkroll操作系统
 

2004

2004年早春的巴塞尔和日内瓦钟表展均取得成功,Sars灾难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伊拉克战争的影响有限。腕表品种丰富多彩,无论是尺寸还是豪华装饰,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例如Roger Dubuis的Sports Activity Watches,通过它们证明了如果要拥有特别的品味,总是要付出昂贵的代价。潜水员可以选择购买Girard-Perregaux新款铂金Seahawk防水3,000米的表。限量200块的Arnold & Son的White Ensign,采用机芯2894-2,尽管尺寸较小,却提供了七天动力储备。
 
Montblanc对创新产品TimeWalker系列进行精简,重点显示最基本的信息,因此在采用ETA 7753的计时表盘上只显示必需的读数信息。Rado十几年来奉行永恒精美原则,尤其在体育运动领域,根据经验一切都比较坚强,这个哲学特别适用于牢固稳定的Integral系列,使用带有计时表功能的石英机芯。德国传统品牌Junghans是无线电表的先驱,为表明现在是一个电视广播时代,在Apollo Mega MF中字母缩写代表频率,换而言之:在欧洲它可以收到位于美茵河畔法兰克福附近Mainflinge电台DCF77的信号。此外它还能接收来自日本九州地区和Ohtakadoya的电台信号,还有美国Colorado的电台Fort Collins等。2004年的机械亮点,毫无疑问是Porsche Design的Indicator,由Eterna制造。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2004:机械表亮点——Porsche Design的Indicator,用数据显示计时时间,最多达到十小时
 

2005

展会结束后的一条SMS短消息说明没有什么遗憾:“2004年巴塞尔钟表展是600万,而今年则是大爆发,新款系列超过1500万。”发送人是Jean-Claude Biver,钟表品牌Hublot的新任CEO,他提到的是以瑞士法郎计算的销售额,它赋予有些疲软的钟表制造商新动力。56周年的成功者:“Big Bang”,一款豪华运动计时表,完整的Hublot的舷窗外观,每个细节都配备了天然橡胶。它保证了系列还可以延伸。在巴塞尔和日内瓦展会上,最后的豪华表也告别了迷你尺寸的时代。不过在钟表行业中,所有规律都有例外。Patek Philippe推出了超薄双秒追针计时表,其复古外观的表壳直径仅仅32.5毫米,尽管如此其每年的产品都销售一空。独一无二性是值得花费成本的,在Nicolas G. Hayek发布的Tradition Breguet中可以察觉到蛛丝马迹。这种类型的手表很出色,销售数字也迅速上升。另外2005年可以视为钟表历史上陀飞轮之年,在Rhein和Rhône展厅中集聚了50多款型号各异的陀飞轮表。不过能够自由掌握制造技术的只有少数专家,他们通过向时尚品牌销售自己的机芯来赢利,仅仅在几年前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如何利用这趋势。除了经典的单平面转动支架,现在又出现了双轴甚至三轴旋转,例如Jaeger-LeCoultre 的Gyrotourbillon I或者Franek Muller的Revolution 3。接着是多重旋风例如来自Greubel-Forsey公司的带有双重转动支架原型型号或者Roger Dubuis的双重陀飞轮。
 
昙花一现还是常青不老——巴塞尔钟表展25年回顾-奢品汇 | 海淘手表 | 腕表资讯
2005:250年——Vacheron Constantin以一款多重复杂功能表Tour de l'Ile庆祝自己的生日
 
Nomos用它的新款Tangente Automatik证明,用优廉的价格也可以买到高级的机械装置。Glashütte Original推出了新款自动机芯100,包括两个发条盒和实用的秒针归零装置。A. Lang & Söhne在Timezone中展示了全球化趋势。与之相同的还有Raymond Weil的Don Giovanni Cosi Grande以及Carl F. Bucherer在Patravi TravelTec GMT的单边透视孔。Jaeger-LeCoultre和Franck Muller期待在2005年推出第一块采用自主机芯的自动计时表,Omega推出独一无二的自动双秒追针计时表。由于花费巨资制造,Zenith的老板 Thierry Nataf的ChronoMaster XXT Retrograde只供应铂金表壳版本。TAG Heuer展示了所有钟表中运转最快的计时表机芯,每小时360,000次摆动,不过仅仅是一款原型表。
 
Vacheron Constantin在室内乐和法国抒情诗中庆祝自己的250周年诞辰,庆典表种类众多,包括多重复杂功能表Tour de l,Ile。Chopard的钟表技师推出眼窝状的月相显示,而且展会新成员H. Moser & Cie不仅推出了引人入胜的手上链机芯,而且还有创新万年历手表。新机芯出现在Cartier中,Panerai也做了展示,而Rolex将长方形的手上链机芯7040安装在精美时髦的Prince Re-edition内。Sellita S.A.用机芯W 200和其部件供应商ETA展开竞争。